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行業動態
新聞中心
政策法規
    
  
   
   
農業部公布第四批假獸藥生...
全國動物衛生監督檢查站標...
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
豬肉價格趨穩勢態和中央儲...
農業部不斷強化獸醫實驗室...
  
地址:陜西省西鄉縣柳樹鎮白楊村
辦公電話:0916-6489087
傳真:0916-6489919
網址:www.541210.tw
郵箱:hanzhongjunxin@163.com
    
    新聞中心 | News Center  
肉價漲跌之間的產業變局
發布者:無名      來源:食品科技網      點擊:3315    發表時間:2009/6/22

    6月13日,商務部會同財政部、發改委啟動了國產凍豬肉的收儲工作,目的是“為防止生豬價格過度下跌”。從2006年8月到2008年5月,長達22個月的高盈利期過去后,價格開始一路下滑,至今跌幅已超過50%。至今年5月初,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的生豬價格創下4.7元/斤的新低,“一斤豬肉相當于一棵白菜”的形勢壓得養豬戶們幾乎喘不過氣來。

  時隔兩年,本刊記者重返養豬大市湘潭進行調查,兩年前湘潭市畜牧水產局總畜牧師吳買生所擔心的又一輪“豬賤傷農”果然應驗。不過,在應急性國家政策的刺激下,養豬業的結構性變化已經顯現——大戶崛起,小戶退出,市場重新洗牌。


  政策刺激與大戶崛起

  兩年后,再次見到吳買生,他的主要工作已經從抗擊“豬荒”轉變成了尋找銷路。作為主管湘潭生豬生產的總畜牧師,吳買生個人的切身體會非常直接,從求人養豬到求人買豬,“最明顯的變化是豬養得多了,肉吃得卻少了”。

  在湘潭養豬戶們的敘述中,2009年2月,廣州爆發的“瘦肉精”事件,對已經下滑半年的市場行情無疑是雪上加霜。“本應該是春節豬肉漲價的季節,不僅沒有漲,連豬都賣不出去了。”湘潭縣響水鄉的養殖戶盧波向本刊記者感嘆。

  禍不單行,“瘦肉精”風波剛平,“豬流感”又襲來。湘潭的生豬價格一下子跌到了3.8元/斤,遠低于5.4元/斤的保本價。雖然后來的更名挽回了一些市場,但已進入夏季消費淡季,生豬價格始終徘徊在4.6元/斤。

  作為市場信息研究者,馮永輝預料到了豬價的下跌,但他坦言沒有預料到會這么快,“最主要原因是沒有想到經濟危機會來”。根據他的統計,普通居民并未壓縮豬肉消費,但作為消費主力的團體單位壓縮開支,尤其是作為最大消費群體的農民工大量返鄉,預計2009年消費市場縮減幅度會達到15%~20%。

  市場消費縮減,具體到養豬大省湖南就表現得更加直接。省畜牧水產局副局長羅運泉告訴本刊記者,兩年前,作為主銷地的廣東曾占到湖南豬70%的市場份額,而現在直降到30%,只能靠重慶、廣西等地來彌補。吳買生估計,銷往廣東的湘潭豬至少下降了10%,為此他不得不忙于開辟貴州等新市場。

  一方面是市場需求減少,另一方面卻是市場供應急劇增加。羅運泉給出的數字——湖南省兩年內新增生豬出欄量至少在400萬頭以上。作為判斷未來市場供應最關鍵的信號——母豬存欄量,湘潭市在短短兩年間就增加了30%,從原來的22萬頭增至現在的30萬頭。

  “價格跌了,是因為豬多了;豬多了,是因為大豬場多了——這是國家政策的刺激。”吳買生的邏輯簡單而直白。除了忙著開拓新市場,他還要不斷勸說小養豬戶:“丟掉幻想,回到現實——像前兩年那樣瘋漲的行情,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他的理解很簡單,“這兩年的國家補貼起碼要超過前面十幾年的總和,市場能量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

  吳買生所說的國家政策,就是指2007年7月30日頒布的《國務院關于促進生豬生產發展穩定市場供應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份當年讓吳買生感覺“實在、易操作”的文件,在兩年內爆發出了超乎所料的能量。

  扶植規模養豬場成為政策刺激之下的重中之重。以湘潭市為例,按照吳買生向本刊記者的介紹,2007年獲得中央財政補貼扶植大規模養豬場的建設費用就高達1600萬元,2008年則更多。“年出欄300頭以上的養豬場可獲得20萬元補貼,3000頭以上補貼60萬元,1萬頭以上補貼80萬元,這還只是中央財政的扶植力度,地方財政沒有配套。”吳買生介紹說。

  “地方政府面臨兩大壓力:GDP貢獻率與節能減排指標,偏偏養豬業對這兩個指標都有不利。”中國畜牧業協會副會長喬玉峰注意到有些省份雖然開始淡化發展養豬業,但來自民間的投資熱情仍然不減,房地產老板和煤老板大舉進入養豬業,忙著圈地建豬場;國外投行則與國內飼料、食品價格企業合作,開始在全國范圍內直接收購規模豬場。

  一時間,湘潭市畜牧水產局的項目辦公室忙碌起來,一摞摞的材料堆滿辦公桌,來申請建規模養豬場的人排起了隊。養殖戶們的賬本很簡單:“存欄300頭獎5萬元,300頭能繁母豬補3萬元,而新建一個300頭豬場則可補20萬元,與其增加存欄量,不如新建個豬場。”單單是一個湘潭縣,去年報上來的規模豬場項目就有100多個,最后只能批20個,為了不得罪人,市里干脆直接把評審權下放到了縣里。

  政策刺激的杠桿效應顯而易見。吳買生的計算結論:政府投資1元,將會帶動社會投資10元。以一個萬頭豬場為例,政府補貼80萬元,但要建成并投入運轉,至少需要800萬元。“很多投資商為了拿到政府的80萬元,也舍得掏800萬元。”在湘潭,以前專門從事食品加工的偉鴻公司正與來自泰國的正大集團合作,計劃要建一個年出欄5萬頭的大豬場,200多畝的土地已經談妥。湖南天心牧業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經理萬其見告訴本刊記者,過去兩年中總公司獲得財政補貼接近500萬元,在河南等地收購了6個豬場,存欄量已由原來的8萬頭增加到現在的10萬頭。

  按照馮永輝的分析,規模養豬場進入這個行業面臨三大困難:政府的土地與環保審批,自己的資金、技術實力和融資能力,以及疾病風險。“沒想到,中央出臺的政策把前兩個迅速解決了。”即便在湘潭這樣的養豬大市,原來批建個豬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但現在市里下了指示——“任何單位和個人不準阻礙生豬養殖業發展。”

  馮永輝記得,那時候找他咨詢養豬業的電話來自全國各地各個行業,由于經濟危機對房地產業的沖擊更深,甚至很多面臨資金壓力的房地產老板要去向豬場老板借錢救急,“因為豬場老板不缺現金”。據羅運泉副局長估計,僅2008年一年,湖南省養豬產業的新增投資至少達到20個億。

  大戶崛起、小戶退出,構成了這一輪漲跌中最明顯的產業變局。羅運泉告訴本刊記者,現在湖南省50頭以上的規模養殖戶,已由2006年的29萬戶增至35萬戶,年出欄量由以前的41.6%增至47.3%。而在湘潭,這種變化更加明顯。吳買生介紹,兩年前全市300頭以上的規模豬場只有800多個,現在已經達到1400多個;原來50頭以下的散戶出欄量占60%,現在已經倒置,規模戶占到了60%。

  大戶與小戶的成本核算

  “每頭豬利潤在100~200元是正常水平,資金不足的小戶只能追著市場跑,實力雄厚的大戶則可以渡過難關,走在市場前面。”馮永輝以此解釋“為什么豬越來越難養”。養豬,已不再是每家每戶解決溫飽奔小康的選擇,而變成了一個“高風險高投入”的行業。

  成本決定一切。這兩年豬飼料的價格不降反升。僅以豆粕為例,從2007年的每噸2400元一路漲到2008年的4500元,此后雖有回落,但至今仍維持在3500元左右。27歲的盧波是青竹村村支書盧國良的兒子,在技校和湖南農業大學完成學業后,子承父業接管了家里的養豬事業。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一頭260斤重的肥豬為例,飼養成本總共1570元,即便能按照5元/斤的價格出售,賣得1300元,也要虧損270元。而現在的市場行情,每頭的虧損要在400~500元,“即便前兩年掙了十幾萬元,也很難一直堅持下去”。

  本刊記者在湘潭走訪調查的幾天里,發現豬舍中超過300斤重的大豬非常普遍,笨重的身軀甚至使得它們已經很難站立。盧波介紹,如果按照料肉比2.7:1計算,最佳出欄期應該在240斤,往后則喂得越多,長得越慢。“能不能在市場低迷的時候堅持住,是對小戶們生存本領的最大考驗。”

  既然無法逃脫市場周期,做強做大似乎是唯一出路。按照馮永輝的估計,1000頭以上的規模養殖戶,在成本控制上可比小戶節約至少10%,“除飼料的利用效率外,20個人養1萬頭豬與2個人養200頭豬,勞動力成本自然也不一樣”。而根據吳買生的觀察:“一個大豬場好的時候一年賺300萬元,哪怕是虧兩年,每年50萬元,只要能挺過去也就好了。”

  作為青竹村第一養豬大戶,莫石洪一直堅定擴大規模的決心,每年投資十幾萬元新蓋一間豬舍。按照他的邏輯:“只有規模足夠大,才能夠在行情好的時候賺足資金為下跌時的堅持做好準備。”就在前幾天,他剛剛賣了100多頭大肥豬,平均每頭都在300斤以上,“堅持了一個月,一天就要吃掉1000塊”。他說話的時候并沒有沮喪,“心里是有點害怕,但堅信不會跌很久”。

  莫石洪之所以能夠堅持一個多月,最大的資本是他能夠從飼料商賒到10多萬元的豬飼料。而對于小戶來說,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同村的莫正強就是一個例子。養了十幾年豬的他一直沒有擴大規模,前年養了70多頭豬,掙了幾萬塊,但去年下半年價格一路下跌,最后只剩下了20多頭。到年底,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只能全部賣掉,現在的豬舍已經看不到豬。去年下半年,他就開始到附近工地上打工,即便做沒有技術含量的苦力一天也能賺70元,今年更漲到了80元,泥瓦工則要100元/天。

  村支書盧國良的分析依然以勞動力價格為標桿。“養豬對200頭以下的中小戶來說仍然幾乎無利可圖——以每頭豬150元利潤計算,3萬元的收入要占用全家勞動力,即便與外出打工相當,但風險更大。”

  這樣造成的后果是:兩年以來,青竹村10頭豬以下的小戶從以前的150戶減少到現在的90戶,下降1/3;20~100頭之間的中等養殖戶更是下降了一半,以前家家戶戶養豬的株樹組現在只剩下十幾戶人家養豬。與此同時,年出欄100~300頭的規模養殖戶卻增加了四五十戶。2007年豬價高漲時村里外出打工人員不足100人,到今年4月,打工人數已經超過200人。盧國良感慨:“養幾頭豬改善生活還行,但要靠養豬發家致富是越來越難了。鎮上新建的養豬場規模都在千頭以上,一個豬場就頂一個村子,再不擴大規模沒法生存。”

  如果你認為本網轉載的內容涉及侵權,請作品的作者盡快與我們聯系。電話:010-58677700轉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漢中軍鑫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陜ICP備14004097號-1
聯系電話:0916-6489087 地址:陜西省西鄉縣柳樹鎮白楊村 技術支持:啟元動力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怎么买容易中奖 大乐透选择胆码条件 广东11选5计划公式 河内五分彩在哪能玩 福建快三开奖直播 3g篮彩 快中彩 男子网球冠军数量排行榜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号码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bb视讯客户端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幸运5是哪个国家发行的 百家乐路单_Welcome 万众瞩目两码中特免费公开 DS真人在线官网